• 2021年11月16日
  • admin
  • 0

秋葵视频破解版哪里下载教程

苏皇后端坐在主位之上,待到自家弟弟真正离开院子之后,才转头冷冷看了顾判一眼,语气更冷说道,“反清复明公子剑,天桥底下一书生,漠北大侠暗行者,落樱神斧顾先生,例不虚发李探花,为国为民陈巨侠……本宫倒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少个绰号!”

她直视着顾判,眼睛微微眯起,自顾自地叹口气道,“本宫现在更想知道的是,你对本宫所说过的话,到底有几句是真,又有几句是假!”

顾判听完之后也是有些无奈,这女人他是真特么的服了,大家当初在白雾山泉旁不过是逢场作戏,时间到了也就结束了,不再有任何牵连,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便好,怎地还揪住之前吹牛逼的一点点失言,纠缠不休起来了呢?

要知道他和她刚刚在说什么来着?

他说的可是公主有疾,不治将恐深,难道这个女人作为一个母亲,当娘的人,就一点儿也不关心她自己闺女的身体健康吗!?

顾判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蛋疼,相当的蛋疼……但是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宽厚态度,还是决定将自家之前胡乱忽悠的破事儿给一笔带过,抓紧时间将许明月隐藏在体内,不知道何时就将暴走的力量拿来研究一二。

一来可以将这小叶头可能面临的危机消弭于萌芽状态,二来也可以借此机会研究那只方盒内“玉如意花”的秘密,扩充一下自身的知识面,三来自从京城官道发生异闻事件之后,苏皇后和许明月便成了他的重点“观察照顾”对象,这也是“观察照顾”的一种手段。

“皇后娘娘,臣下片刻前似乎才刚刚说过,紫月公主有疾,不治将恐深。”

“你……”苏皇后似乎想要发作,面色变了数变后却只是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说明月身有隐疾,是怎么看出来的?”

“回娘娘的话,当年臣行走江湖时,多有奇遇,就比如我这双眼睛,就曾经被不少江湖名宿大为感叹赞赏,并且给臣起了个西梯之瞳医圣眸,必超之眼妙回春的绰号……待到后来微臣接受招安入了朝廷,有了官身,更是以一颗拳拳报君之忠心,苦修不辍,苦练不休,终于是将这双眼睛的本事给推至了更高的境界,正所谓……”

蓝嬷嬷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很快便移开目光,甚至直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又在说什么西梯之瞳,必超之眼……”苏皇后用一只手抵住额头,另一只手颇有些无力地摆了摆道,“好了好了,别说了好么,你的这些江湖绰号,其实都是自己现编出来骗我的吧。”

心事少女

“娘娘,臣冤枉……这些绰号可都是江湖上众位兄弟姐妹抬爱所起,绝不是臣为了标榜自身而胡编乱造,更何况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撒谎,那可称得上是欺君之罪……”

顾判随口忽悠着,眼瞅着对面那女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微妙,便当即话锋一转,看向了许明月道,“还请明月公主伸出双手,让微臣御使西梯之瞳,必超之眼观之。”

许明月怯怯地看了苏瑾璇一眼,见到她微不可查点了点头,便放下了手上的白兔,撩起衣袖,伸出了那双纤细柔弱的双手。

轰!

顾判凑近少许,眯起的眼眸深处燃起幽幽红炎,片刻后面色变得有些惊讶和古怪,忍不住就伸手过去,啪地捉住了她的一只手腕。

蓝嬷嬷身体微微一动,刚刚踏前一步,却被一只手臂给拦了下来。

她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皇后娘娘抬手将她挡了下来,也就只好向后退出半步,神贯注盯着顾判,生怕后续会出现突发情况。

许明月被顾判一把抓住了手腕,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求助般地向着自己的母后看去,却发现母后没有任何表示反对的意思,便只能闭上眼睛强自忍耐。

过了片刻,她忽然又感觉到自己被他触碰的地方暖暖的很舒服,于是乎又睁开眼睛,意外地发现眼前的顾千户竟然满头大汗,眸子里燃烧着她曾经见过的猩红火焰,面上神色严肃沉凝,仿佛遇到了什么未解之难题。

整个房间陷入到沉默寂静之中,许久后,顾判才缓缓松开了搭在许明月手腕上的手指,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转头迎着苏瑾璇关切的眼神道,“皇后娘娘,紫月公主体内确有一道超凡之力留存,并且正在迅速发展壮大之中,若不管不顾,不加以正确引导修行,任其自行发展的话,怕是会反噬自身,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苏瑾璇道,“你的说辞,似乎和珞妃与白公公所言不尽相同,本宫如今也是有些疑惑,到底该听谁信谁,又该如何去做。”

“那他们两个对此又是什么看法呢?”顾判依旧沉浸在思考之中,闻言当即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什么叫他们两个……你这人,说起话来还真的是百无禁忌,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吃上一个大亏。”

“回娘娘的话,臣已经吃过亏了,当初第一次入宫面圣时,便不小心得罪了苓妃娘娘,惹得她老大不高

兴呢。”

她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地道,“你无事去惹苓妃作甚,不过她就是那样有些骄傲自矜的性子,像你这样的人,恐怕是就算偶然路遇,也会让她看你不惯……罢了罢了,既然本宫知晓了此事,等有机会了就帮你去转圜一二,免得后面再生事端。”

“不就是见了她没有第一时间跪下么,不过后面她手下两个女官想打人我都忍下来没说什么呢……算了算了,不说她了,这都是些芝麻粒大小的事情,还是公主的事情要紧。”

顾判思来想去,终于梳理出了一个大致的推测,不过在提出之前还是准备听一下珞羽和白公公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又和他的思虑差在了什么地方。

苏瑾璇深深看了顾判一眼,暗道这人见了她这位皇后都没有跪拜行礼的意思,似乎碰到苓妃不行大礼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如果他在苓妃面前执礼甚恭,却是不符合他那粗狂豪放的江湖习气了。

如此数个念头一闪而过,她很快便回过神来,思忖着缓缓道,“白公公认为,明月体内那道力量初露端倪,需要凝神静气休养生息一段时日,辅以白公公的通脉吸纳,用以减缓其发展壮大速度,而在珞妃看来,则提议由她教导明月尽早开始修习一门叫做牵丝真元九张机的功夫,用以梳理分化掌控那道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