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11月14日
  • admin
  • 0

亡果app

() 在邓布利多和伏地魔展开一场旷世决斗的时候,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在伦恩哈里斯的陪伴下,在观众席上穿梭,探望了那些受伤的巫师。

福吉觉得自己的两腮都扯得发痛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哈里斯坑了,什么在他们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您出现可以带给他们无限的温暖,什么身为部长代表魔法部送去慰问可以获得人们的感激和支持!

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那些家属可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途径,或是恳求或是厉声威胁,要求魔法部公布真相严惩闹事者,福吉为了安抚这些人,光秃秃脑门上满是汗珠。

“部长,擦擦汗吧,这天气有些闷热呢。”他身边的卢修斯马尔福体贴地掏出了一块儿手帕递给了福吉,福吉擦拭了额头。

“马尔福先生,你上次提交的申请,魔法部会尽快给你答复的。”福吉扬起了下巴,声音里满含示好之意。

“那真是太好了,部长阁下。”卢修斯微微欠身,眼含笑意。

但那笑容并不真诚,不过是一个纯血巫师练习了无数遍养成的礼节性笑容罢了。

实际上在卢修斯心中,他非但没有欣喜,反而隐藏着深深的忧虑和恐惧。

他的前主人搞了这样大的动静,这样大的动作,而他不仅丝毫不知,甚至也没有受到前主人的召唤。而且由于事前他完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他没能够对哈里斯家进行任何预警,黑魔王和哈里斯是不是怀疑马尔福家族的忠诚了?会不会对马尔福家族出手?

想到此处卢修斯满怀忧虑地看着不远处正在帮忙救治伤员的儿子德拉科,心中既是欣慰又是恐惧,刚才德科拉的表现即使是在这次大出风头的所谓的艾伦哈里斯集训班里也算可圈可点,和去年还是个顽劣的小捣蛋鬼完不一样,今年的德科拉起码在魔咒实力上已经突飞猛进,远远超过了一般同龄人了。不过,自己明明交代过他在这种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盲目做出这种行为,可是他却在那个该死的泥巴种女孩一声命令后就忘得一干二净,那可是个泥巴种!

“请大家放心,我们魔法部一定严惩肇事的元凶,所有策划和参与此次袭击的人都一定会接受最严厉的制裁,事实上根据现场情况来看,我们已经把这群暴徒一网打尽了!”福吉正义凛然地保证,转过身来颇有风度地对在一边帮忙治疗的集训班的精英巫师们表扬道,“你们的表现我刚刚都看到了,很棒的超强铁甲咒。待到你们毕业,魔法部欢迎你们的加入。”

“尤其是你,赫敏格兰杰小姐。”福吉面有得色,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满意,“即使是出身于麻瓜,你也能做到如此优秀,刚刚就是你在组织大家防御,对吗?”

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

虽然是表扬,但这种在魔法界里纯血巫师中存在的隐性歧视,让赫敏只是僵硬地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承认。

就在这时,无意中瞥到裁判席的福吉目光凝滞,他看到艾伯特带着一群统一着装的傲罗去了裁判席。

在渐渐恢复了秩序的赛场,巴蒂克劳奇站在观众看台的阶梯上,面色比以往更加严肃,枯黄的脸上没有一丝光泽,他和那些没有受伤的成年巫师一样,在庞弗雷夫人的指挥下,正单膝跪在地上为那些在混乱中受伤的巫师们治疗。

就在这时,急匆匆的皮靴踏过地面的声音传来,人们惊恐地将目光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艾伯特带着几名统一制服的傲罗,径直走向了巴蒂克劳奇。

艾伯特习惯性地在克劳奇先生身后停了下来,举手示意手下停止了打算直接对克劳奇进行粗暴逮捕的行为。

“克劳奇司长,请原谅,我们抓捕到了这次袭击的策划者,而他正是利用了复方药剂变身成阿拉斯托穆迪的小巴蒂克劳奇,也就是你的儿子。根据我们对他进行摄神取念获得的初步情报,他是在你和你过世的妻子的帮助下才成功越狱,并且你为了避免他被外人发现,甚至对我们魔法部自己的同事伯莎乔金斯非法使用了强力遗忘咒,造成她现在不可被逆转的健忘症状。最后因为你和他的关系和你在比赛中扮演的角色,我们也怀疑你与这几场比赛中出现的一些“意外”以及这一场袭击有所联系,现在您需要跟我们返回魔法部配合调查。”

艾伯特一如既往地习惯在对克劳奇说话时放低了声音,不过手中正紧握的魔杖证明了他主人的谨慎。

克劳奇只是继续为伤者专注的施放治疗魔咒,完不发一语,直到治疗完毕后,巴蒂克劳奇才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尘,慢条斯理地整理了魔法长袍,最后正了正他的帽子,才转过头来对艾伯特沉声道:“带路吧!”

远远地,福吉看到克劳奇被以艾伯特为首的傲罗们簇拥着克劳奇离去,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阴沉地对伦恩说:“欧文是有预谋的吧,他想干什么?”

没等伦恩解释,他气呼呼地甩了甩长袍,快步离去。

福吉酝酿了一路的火气,他刚回到魔法部就被刚刚发布了解除封锁命令的哈里斯先生邀请到了他自己的部长办公室进行面谈。

在得知不仅仅是克劳奇,而是连同整个克劳奇在魔法部的势力都被欧文哈里斯吞并取代后福吉再也忍不住,他站起了身,将一本书脊上长着人脸的厚厚刊物狠狠地拍在了这个之前一直对他毕恭毕敬的下属身前的桌子上。

“欧文哈里斯!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魔法部长?”福吉的嗓音完盖过了那本书脊上的人脸因为被摔醒所发出的痛苦呻吟。

“部长,处理掉巴蒂克劳奇,对你我都有好处。”哈里斯先生淡定地坐到了平日里和福吉议事时他经常坐的位置,“你和他不和已久不是吗?”

“别和我来这套,你我都知道他早就没资格当魔法部长了!”福吉愤怒地一拳捶在了桌子上。

“你知道今晚的行动,起码前半部分,你的亲密“好友”邓布利多是主谋之一么?虽然参与行动的傲罗本以为自己将对付的是他的余孽一些食死徒,但邓布利多对我的说法是神秘人回来了。”哈里斯先生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弹了弹。

福吉的身体僵硬了起来,神秘人可能归来的信息让他因为愤怒而挺直的身板一下子又蔫了下去,嘴里不断念叨着:“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神秘人已经死了……”

“是不是真的我想他很快就会主动和你联系的,部长。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的傲罗在准备前去现场配合行动的时候,发现那个地方在哈利波特与邓布利多过去后就如同霍格沃兹一样被人施展了禁止幻影移型的法阵。虽然刚才得到了消息,他们已经平安返回了赛场,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可没办法证实。不过,康奈利,作为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先不论邓布利多关于黑魔王回来的消息是真是假,如果他真的回来了,那么大众肯定将更愿意看到邓布利多成为领袖来对抗黑魔王,毕竟他是目前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不是么?反之,如果他没有回来,那么邓布利多为什么要这样告诉我们呢?康奈利,不管黑魔王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你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位置了。”

哈里斯先生的话让福吉陷入了沉默,见到福吉不发一语,哈里斯先生继续对福吉进行了蛊惑:“当然,我之所以在这件事上和他合作,也是为了能够确保我将来能够顺理成章地成为魔法部长,但我和你以及邓布利多都不同……”

哈里斯先生的话让惊悚中的福吉疑惑的抬起了头,看着福吉这种茫然的表情,哈里斯先生忍不住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在这方面,我和您的利益是一致的。我同样不希望邓布利多走到前台,活在他的阴影之下,以后也像你现在这样凡事都需要询问尊重一个校长的意见。“

“康奈利,我比你们俩都年轻很多,我完能够等着你干到退休后再顺理成章地接任部长职位,而从你和邓布利多目前的状况看,你们的政治生命所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想要实现自己的谋划、维持权势,就必须去争。我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保证了这一点,另外,你和克劳奇不一样,你没有犯错,魔法部最有权势的人物还是你,我和你的争斗只会让魔法部开始分裂,我的胜算不大不说,还容易给外人带来可乘之机。”

哈里斯先生说完从书桌上拿起了那本长着人脸的魔法书,随意地翻阅了起来,在给福吉一点儿时间消化了一下他的话后,补充道:“事实上,和谁合作不是合作呢,虽然我个人倾向是和我一直关系不错的部长你,不过今天和邓布利多合作也并非那么不愉快,如果现在的我选择他的话,大不了多忍受几年,但我想我最终还是能坐上我想要的那个位置的,福吉部长。”

“康奈利,不管黑魔王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你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位置了。另外你要知道的是,我是在霍格沃兹这学期开学时,就知道了穆迪是由小巴蒂克劳奇冒充的,我当时就想对他进行抓捕,但是,邓布利多阻止了我们哈里斯家族,是他的建议让我们一直等到现在才有所行动。谁知道他延长了这么久的时间是为了谋划什么呢?不过也的确给了我一个把战果扩大的好机会就是了。”